2019年01月:马云在达沃斯闭门演讲

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来参加午餐会,齐聚一堂来讨论这个非常重要的话题。今天我站在这,不代表阿里巴巴,也不是以一个商人的身份。我来这里分享过去20年的个人经验。我很激动,到了9月10日,我的身份将发生变化,可以做一些教育、企业家方面的事。

在50岁之前,我们做那些别人希望我们做的事。在50岁之后,我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们需要努力工作。同时我也在此感谢为该份报告调查的专家,感谢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做出的贡献。

今年,世界需要担心的事太多了。我今天来达沃斯,感觉每个人都很焦虑很担心。和他们的忧虑不同,我感到很兴奋。我们总是将焦虑和抱怨视为机会。

我问他们到底担心什么?他们担心技术革命、担心失去工作、担心垄断。但没有人担心:如果今天我们不尽快行动,就会失去未来的发展机会。如果我们现在停止,孩子们怎么办?

5年前,在北京,我们有一个重要的闭门辩论。我被邀请参会,他们聚在一起讨论:“我们该如何控制互联网野蛮生长?”听了两小时,我说:“等一会,中国还没有完全连接上互联网,为什么要讨论如何控制?”这些人都称自己为专家。但我意识到,只有被过去的专家,没有了解未来的专家。(There is no Expert for future, only expert yesterday)

我们当时担心的事五年后都没有发生,那些当时不足为虑的事情五年后都出现了。

今天,我们为什么齐聚达沃斯,为什么成立罗汉堂?我们需要专家。阿里巴巴有海量的数据,但我们需要专家来帮助我们一起让数据做贡献。我们成立罗汉堂,邀请全球顶尖的专家一起来分析,这些数据背后的真实情况。我们到底该担忧什么问题?

根据我的经验,科技能真正给小企业赋能,给女性、残疾人、农村地区提供帮助。我们从中小企业出发。在最开始,很多人笑我:“马云,你为什么要在中国做互联网,做电商?”当时的中国没有物流、没有支付系统,美国的电商是为大公司节省成本设计。他们问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我说:“我们是帮助小企业。”但他们觉得小企业没钱,然后我讲了阿甘正传的故事。他通过卖小鱼小虾来赚钱,我可没见过靠卖鲸鱼赚钱的。美国电商是帮助大公司节省成本,我们是帮助中小企业创造利润。中小企业不需要我们告诉他们如何节约成本,他们比我们更会省。我们要教他们如何赚钱。

最开始很难,我不懂电脑,不懂技术。事实上,我讨厌技术。当人们说起技术,他们高高在上,眼高于顶,觉得其他人都是傻瓜。阿里巴巴做的是让科技更加简单,一个点击就可以解决。

我就是产品经理,如果我都不会用,不管技术多么先进,都不行(If I can’t use it, just forget it, no matter how great it is)。因为我知道80%的人都不会喜欢的。如果我能用,就可以。因此我们的网站设计的非常简单。做小生意的都会用。

我就像一个骑着老虎的瞎子,但是那些骑马的专家最后都摔下了。我们唯一重视的事就是看客户满不满意,他们满意我们就高兴。我不在意技术是不是先进,只要客户能通过我们的技术赚钱,就够了。

我们的原则是:“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华尔街不高兴说:“Jack如果你认为股东只能排第三,你为什么要来呢?”我说:“至少我诚实的告诉你了。如果客户高兴,员工高兴,股东自然会高兴。”这是我们在过去数十年积累的经验,正是因为我们与中小企业站在一起,阿里巴巴才能成长到今天的体量。现在我们一如既往的帮助小企业和农民,将他们的产品通过网络卖到世界。

我刚刚和卢旺达签订了协议,我们帮助卢旺达农民种植咖啡,然后将咖啡卖到中国,2000多袋咖啡三天就卖光了。

我最自豪的不是阿里巴巴赚了多少钱,而是我们为中国提供了3800万就业机会。因为互联网,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年我们贡献1200万的就业机会,这些就业机会主要是高校毕业生。

我还想谈一下女人,科技是冷的,但人是热的。我们要让科技温暖起来。阿里成功的秘诀就是多招女性,几乎50%的员工是女性,34%的高管是女性。我们对此非常自豪。有人问:“你们是科技公司,怎么能招这么多女人?”我说:“那又怎样?我们从没意识到这是问题。”用户体验才是服务业的核心,互联网行业最重要的是服务理解他人。

不好意思男同胞们,我们发现女人对他人更关心。在网上购物时,女人为他们的孩子、老公、父母买东西。女人购物不是为她们自己,而是为家人。50%的阿里平台上的卖家是女性,而超过的50%买家是女性。没有女人,就没有阿里巴巴(Without woman, there will be no Alibaba)。

从最开始,信用卡就是为富人设计,而手机支付,从第一天开始就是为穷人设计的(For mobile payment, from the first day, it is designed for poor people)。信用卡在中国推广了很多年,目前持有信用卡的人数依然很少。而目前通过支付宝使用移动支付的人数已经超过了7亿人,每个人都能得到钱。 所有的银行都不喜欢我们。 你可以向我们借钱,只要你到时候愿意还。我们是依照个人信用发放贷款,而个人信用又是基于大数据。有趣的是,通过网上借贷的统计,女人的遵守信用的程度是男人的4倍。我们愿意和世界分享数据,鼓励全世界科技企业一起建设更好的世界。

对于非洲,我很激动。2017年我第一次去非洲,在我去之前,很多人告诉我非洲的不好,疾病肆虐等等负面的消息。但我决定还是去看看。我去了四个国家,然后惊呆了,(非洲)看起来就像30年前的中国,甚至更好(I was shocked, and it looks like China 30 years ago)。30年前的中国没有互联网,当时人民讨厌互联网,没有手机。但是非洲也有很多困难。告诉我,今天哪个国家还没有通电?

我今年去了非洲两次。有了科技助阵,我们可以为非洲提供四个E。

第一个E是Entrepreneurs(企业家),我们不要依靠政府,而是要靠企业家。

第二个E是Education(教育)。不仅是非洲,全世界都应该改变教育方式。现在我们教育孩子的方式还停留在两百年前的工业时代,但我们已经进入了数字时代。我们不能用对待机器的方式来教育孩子。机器会比人类更聪明,但不会比人类更智慧。(Machine will be smarter than human beings, but will never be wiser than human beings.)机器只有芯片,但人类有一颗心,有心才能有爱,才能有价值观。

30年之后我们会面临一个难题:孩子们找不到工作。机器从来不会迟到,不会感觉到累,也不会郁闷,计算更快,从来不会健忘。未来,孩子们会对我们改变的世界感到沮丧。

第三个E是E-government(电子政务),将政府搬到网上。当我们谈到2500亿美元量级的投资,我们必须要求透明,不允许腐败,只能用电子支付。花出的每一分钱,你都能看到去哪了。(Every cents going out, you see where the money goes) 我参加了一个论坛,有人担心:“如果没个人都在网上,如果一个政府关闭了互联网会怎样?”电子政务时代,没有这种可能性,当他们关掉网络时,也一起关掉了政府。

第四个E是Efrastructure(电子基建)。我们要让所有东西和网络联系,人们担心安全、隐私,我们知道这些事。我不是很喜欢监管先行(Regulation First)。人类目前对大数据的认识还非常有。我们不能给一个三岁的小孩穿上鞋,然后要求他一辈子都穿这双小鞋。我们对未来一无所知。

技术给人类带来了就业机会和很多美好的事物。但是另一方面,第一次科技革命带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科技革命直接或者间接的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我们处于第三次科技革命中,我们都要小心。这就是我想分享的阿里巴巴过去二十年的经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