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实习医生之脑病科

脑病科要呆两周,心脑科是在一层楼上。一间办公室,分两半,一半给心血管,一半给脑内科。


我的老师是陈老师,他是一个不苟言笑的 终极屌丝,说话经常是自言自语,而且咬字还不清楚,和他同一科室的另一个韦老师给人感觉就是主任的料,意气风发,讲解流利,穿着也更职业化范:西装男士。陈老师却总是一副学生样,屁股肥肥的,哈哈,挺可爱。还有一个女年轻医生:郝老师,感觉一般般。还有点严格,这三个是住院医师,主治刘老师说话很有磁性,寸头略微沾白,他是脑病科众中医专业出身的唯一一名学西医临床的。副主任冯桂珍,很合我们聊得开,经常考我们学校学的知识,有一次问六味地黄丸,没一个答上来,她就感慨:来到医院,把学的全还给学校了,还有问三叉神经的三个分支,有一人答上来,她很兴奋。主任:林安基。和副主任有矛盾。他查房时最坑人。能从早上8点查到11点,如果一两天还可以,他每次查房都是。讲的知识是很多,但废话也很多,重复的话更多,关键不是重复给每个病人,是重复给我们实习生,站的自己腰酸背疼,都想走哪坐那,不知主任累不累,每次都很兴奋,还站得笔直。听说他作风有点问题,和某一个院长搞不到一壶。还有一个重量级人物:林老师,他去门诊了,还在ICU待过。很牛逼的人物。
脑内科最常见的就是脑出血和脑梗死,都可以造成中风,哎,怎么会有中风这种病呢?重则神智出现问题,不能说话,二便失禁,轻则偏袒,一边身子动不了。又一次见证了中国人得不起病啊,每一个家庭经不起折腾啊,看着病人及家属,真心的希望他们赶快好,早点出院。
第一次见到了帕金森,最大特征就是手抖,传说中的高级病,普通人得不了,、
第一次看到肌无力患者,是一个14岁的小男孩,他父母带他北京上海都去了,没办法,这次有点不舒服,来到我们中医院看看。遗传性的,很难治愈。真的是肌肉没力气,小小年纪就得面对无法动弹的痛苦,无奈还是轻的,孤独更是家常便饭,还有身旁默默看着儿子的父母。父母伟大,父母不朽!
第一次没看到癫痫发作,俗话说的羊癫疯。
第一次看老师做腰穿,看着无色透明的脑脊液从腰2流到试管中,看着老师的成功,想着病人的痛苦,哎,必须做。
关于打病例,陈老师愿意事事亲为,我基本上不写病历,有一次,值班时写了一份,陈加班补病例时看到很高兴,回去睡觉了。第二天修改大骂写的是什么啊,还的自己重改。哎,我的第一次学习病例书写,是到了脾胃科,张老师教的。
脑病科最特色的是 神经查体,常规体格检查完后,开始从头到脚的神经检查,很好玩,也很有挑战。谁掌握了查体,谁就有资格当一名合格的神经内科医生。各种病理征要牢记,神经分布要牢记。、
常用药物有甘露醇、醒脑静等,西药主要是清除自由基,抗血小板聚集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