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实习医生之外科

我们要在外科待一个月。


刚去外科,见到人人都带着口罩,很有感觉。我被分到张老师那组,太幸福了,听其他实习生都说张老师对学生很好,之后大家都很忙,老师让我跟着我们组的一个北中医的研究生先看两天,第一次见他我还以为他也是老师,他口袋装满了敷贴纱布等,我跟着他去换药,哇,换药就像搞艺术一样,先拆开纱布,在由里往外擦碘伏,看着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完美伤口,我有种无比的自豪感,尤其是我给病人换完药后,更有一种成就感,当然以后天天都是这样,就很平淡了。
第一次换药,很笨,碘伏顺序搞反了,不过病人没看出来,老师无表情的等我换完后把我叫到治疗室给我讲我的3点错误:1.镊子的使用顺序2.碘伏问题3.擦碘伏的范围。这个学会之后就开始了每天早上的我们组病人的伤口清洗。还有做过胃镜的伤口,清洗比较麻烦,由那个北中医弄,嘿嘿,没事的话,那个北中医教我一些普外科的常规检查。
晚上去做阑尾手术,当然我是旁观的,看着老师用电刀一下一下把皮切开,旁边的用纱布把血吸走,还是感觉我们是搞艺术的,人体艺术啊!那个认真,那个仔细,那个投入,那个专注,那个看的我竟然愣住了,有一种庄周梦蝶的奇幻感觉,完全忘了刚才学7步洗手法时的忐忑,小心翼翼。真美妙!
第一次穿戴手套、无菌服 被手术室的护士骂了,很正常,无所谓,我又不损失1毛钱,还是得让我在里面实习,不是吗?基本上每一个实习生都得被他骂,这是她的最爱,当然也是矫正我们做错了的提醒。
第一次拆线很顺利,我们是4天值一个班,每到值班日,就是阑尾日,晚上要在手术室待到1点左右。那个冷啊,大夏天的,我都感冒了一次。
收病人了,转移性右下腹痛,麦氏点压痛,初步怀疑是阑尾炎。今天来了一个29岁的美女阑尾病人,打了几天吊瓶没有好转,晚上做手术,我推着轮椅陪她做B超,回来后让另一个人去备皮,哎,我那时还没备过皮,我的第一次备皮是给一个70多岁的下肢静脉曲张的老爷爷做的,晚上,看着病人躺在手术床上,老师给她身上涂碘伏,她一动也不动,打了麻药的,顿时感觉一种苍凉感、孤独感、无助感喷涌而来,生病是上天对一个人最狠的惩罚,人只有面对疾病时才是无能为力,任何人世间的争吵争夺勾心斗角都是浮云,健康最重要,一切都得看淡,计较越多,有可能会失去更多。
第一次手术过程中见到肿瘤,普通的一次阑尾手术中,我拉钩,老师开肚皮,皮肤、皮下组织、腹外斜肌腱膜、钝性分离腹内斜肌和腹直肌(肌肉都是撕开的,震撼啊)、切开腹膜,找到阑尾,不好是个暗红色淤血阻滞的球体,盖住伤口,打电话,主治医师下来了,我们张老师是住院医师, 两位老师商量后,切掉,化验,,还好良性。
第一次给病人家属说:化验结果病人得了Ca。良性……电视中的情节太夸张,很一般,病人家属坦然接受,病人以前是当兵的,抽烟喝酒很猛,白酒天天不断,30年前有得过一次阑尾炎,打点滴就好了。估计那时开始形成的囊肿。不知为什么,有一个护士给病人挂点滴时,开口便说了:你是个良性肿瘤,害的他家属到护士站求情,可别这样再说了,病人还不知道,最后病人因医保问题转回老家治疗去了。
第一次导尿,没干成,半夜没睡醒,老师去导了。
期间看过一次腔镜下胃大部切除术,静脉曲张手术, 脂肪瘤切除术,胆囊切除术,,,,还有太多,不想写了,谢谢别的组的事吧!
卢老师那组,卢老师可是个高富帅,办公桌上摆着一本《心术》,一本《黄家驷外科学》,他的字超一流,简直是电脑上的标准字体,还爱写繁体字,如果能练到他这种程度,这辈子也就知足了。又一次他的一个出院病人的妈妈找上门来说卢老师把他儿子的屁眼缝住了 ,听的我当时就想笑,幸亏戴着口罩,以后会发现戴口罩不仅笑时别人看不见,就连老师提问一堆实习生问题时,也可遮住尴尬。老师去治疗室看过那孩子的脂肪瘤术后情况,解释了半天,没事的,是脂肪瘤长在屁眼上方,已经缝的留了个缝,刚拆线,暂时遮住屁眼上方的皮,以后肯定会有屁眼,有缝的,,,,,,,,,,,,,,,,
还有两组,各有有趣的故事,哈哈…
还有一次,我们组收了一个直肠的女的,在香港工作,做手术要排到2014年,我嘞个去,回到厦门做手术。
说一说我快出科时收了一个 有梅毒、肝硬化 的直肠破裂的男的,不知怎么弄的,哈哈。
出科了,终于写了很多很多,还有很多很多不想写了,感觉当作家咋这么费劲呢,还得用上比喻、排比、细节描写、累死了,还是看书轻松。
回看一下,怎么写的全是猎奇,一点思想内涵都没有,哎,先猎个奇吧,以后再整理些思想性的东西写一写。
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